筝流水

我头像美吗
美。

不定期更文。
目前主攻EME 和一些卷西水仙等。
顺便让我死在就你扣的幽灵船上吧。

【黑遍全联盟】我们那个荣耀村儿

#又名 活在乡村爱情里的全职众人

#先抱歉一下,ooc,就是图一乐儿,小小玩笑请见谅

#多人向,cp有双花,喻黄,和一点点昊翔



1.

在偏远的山区里,有一个小村子,叫荣耀村。


之所以叫小村子,是因为村子真的很小,又小又穷。



站在村头能一眼看到村屁股的那种。




村里没有任何高科技设备,比如电话电脑什么的,不存在的。




唯一比较厉害的是村里地主家大儿子孙哲平,他有台收音机,虽然山里经常收不到信号,但他依然用这个做借口多次邀请村里小花张佳乐去家里做客。





两个人坐在炕头,也不知道是听些什么还是干些什么。





2.


村子里很穷,娱乐设施是没有的,姑娘们想要打扮自己也没什么可挑的,她们最多只能去村口王师傅那烫头。



王杰希的手艺很好,操着一根从铁匠韩文清手里买来的烫头铁棒,往火炉里一加热,烧得通红后就开始捯饬头发。



他有着魔术师一般的烫头技巧。


在他那烫头,是不能提要求的的,提也没用。


王杰希的烫头手法太变化多端了。


大卷,小卷,自然卷,王杰希虽然在穷村子里没吃过方便面,但连方便面卷他也能够轻松自如地烫出来。




村民们都说,王师傅是用双眼的正常比例换取了他高超的烫头水平。





3.

村子里穷吧,就有人想要捯饬生意,好让自己的日子好过一点。


养鸡场主黄少天就为此费过不少心思。



虽然他是养鸡场主,不过因为村子小,他的养鸡场其实也就是一个院子那么大,有那么几十只鸡,每天早晨一齐打鸣,害得他睡不好觉。




黄少天的鸡都是土鸡,卖不了多少钱,还时不时被路过的叶修魏琛等人偷摸鸡蛋,生意维持得艰辛。




可黄少天机灵啊,他找上了王杰希,拜托他给自己的鸡染个色,染成黑的好当乌鸡卖出去。




王杰希想了想,乌鸡不是白毛黑皮吗。

黄少天说,那就染成白的也行啊。



王杰希觉得对方有些不尊重自己的职业,强调道,我是给人烫头的,不是给鸡烫头的。



再说以他的烫头风格,这些鸡非得变成花鸡不可。



黄少天缠着他,王杰希再三拒绝。

黄少天就叉腰,说他大小眼儿就算了,心眼也小。


王杰希一听就生气了,立刻就将黄少天的企图举报给了村长叶修。




叶修一听,顿时一拍桌子,心想这不符合社会核心主义价值观啊。



于是他铁面无私,亲自上门没收了黄少天好几只鸡。





从那以后,村民们见到叶修就发现他身子也不虚了腿也不打颤了,腰背也挺得直了。

可能是天天有鸡蛋吃的缘故。




4.

村子里最有钱的孙哲平他们家,虽说是有钱,但那也只是跟村子里平均水平比。


孙哲平的父亲是外进城当农民工挣的钱,挣一点寄一点 ,把儿子寄成了村富。



孙哲平刚开始追张佳乐的时候,出手很是阔绰。



张佳乐喜欢花,种花,虽然在村子里没什么人稀罕,可是销量居然一直不错。


张佳乐住在村尾,孙哲平住在村头,所以每天,住在村中央的黄少天都能看见村头的孙哲平花钱雇人去买村尾张佳乐种的花。



然后那人再跑回村头把花给孙哲平。



黄少天琢磨着他们真是没事找事,再说这村子就这么点大,他不信张佳乐没有看见村头孙哲平递给别人钱的情形。



呵,这做作的爱情。




5.

村子里最有钱的孙家家里每天都堆满了花。

孙哲平有个弟弟,就是地主家二儿子。

当然也姓孙,叫孙翔。


孙翔是个活泼开朗的富二代,他跟狂拽酷炫屌的大哥不同,他年龄不大,也很单纯,也不知道为什么哥哥天天带花回家。



他把那些花串成了一个花圈,黄的白的,觉得和父亲从城里寄回来的童话书中仙女的花环差不多。




就开开心心地跑去隔壁养猪的唐氏姐弟家,绕过了看上去比较高冷的唐柔,直接去找唐昊玩,并把花圈送给了唐昊。



然而唐昊差点没把他关进猪圈里去。




6.



喻文州刚当上村支书没多久,这村里有一件令他很苦恼的事,就是村里实在太穷了,连广播设备都没有,他想通知点什么事,都只能挨家挨户跑。



后来魏琛帮他想了个办法,让他去偷黄少天家的鸡,不是真偷,就是惊起一点动静。




黄少天家的鸡骚动起来,咯咯乱叫,叫得村头村尾都听见了。



顿时院门口就聚集了从四面八方,提着杀鸡刀拿着鸡笼子赶过来的人。



黄少天站在那里骂,合着你们都想偷鸡。



人倒是齐了,可是黄少天的鸡也受了惊吓,一连几天下不出蛋。



喻文州很愧疚,黄少天看着喻文州颇为英俊的脸,也不好意思发火。




后来喻文州再想通知什么事情,就去黄少天家,黄少天用温和的方式帮着让鸡一起打起鸣儿,村头村尾都听得到,一起赶过来,就算是通知了。






7.

你问我为什么荣耀村这么穷啊?


因为村民们辛辛苦苦挣的钱交的税,都给村长叶修拿去,跑到隔壁镇子的网吧里打游戏去了。



美其名曰,为了荣耀嘛。







全职高手语c群宣

首先占tag致歉!

私设版荣耀大陆paro!

不带卡拟物拟,不开时期,不可重皮,带全职全员。

根据本群设定,卡名即人物代号。
如:
姓名:王杰希
代号:王不留行
公会:微草

以下为背景设定:

魔法诞生于人类对于这个世界刚刚产生认知的时候,无数的先贤伟人探索并利用自然的力量。

而后不知从何时起,人类经由魔法研制出了体术,不同的修炼方法有不同的结果,有人单纯修炼魔法或体术,也有人将两者同时运用。在经过数百年的摸索与实践中,人们按照特点将其分成了二十四种类
别。

每个人都对于任何一种职业都有一定的天赋,只是高低各有区别。有的人天赋奇高且从小被开始培养而后实力强大成为组织的一员。

大陆上组织大大小小不知多少,名义上的最高组织教廷由冯宪君带领接受任务并给各个组织发布任务。

组织分割占领大陆土地,其下建立国家以便管辖。大陆面积辽阔,资源数不胜数,教廷会定期从各个组织抽选人组成队伍前往险峻之地寻找资源,而后在很多年的发展演变争斗下,各种组织协商每年举行一次天选之战,将每年获得的资源按名次分配,同时在下一年的队伍组成中名词越高的组织所出人选会越多。

注解:

本设定下的 公会 即为原著中的 战队。

原二十四职业根据特性分为魔法系,魔体系,体术系。(具体设定在群内)

天选之战 即为原著中的联盟赛。

本群需审核,入审核群请先交设定
格式:

姓名:
代号:
职业:
公会:
背景:

除此之外还需微审自戏100+

请相信我们的群是经过了长时间的精心筹备,绝对值得您的审核。

已占皮:

蓝雨:喻文州

微草:王杰希

霸图:张新杰

雷霆:肖时钦

轮回:江波涛

tag隐约表明了已占皮的cp取向。

现在群刚刚起步,拥有大量空皮,欢迎加入
❤❤❤

手绘改图——
Peter Parker想要变得可爱!

原图——曲《想变得可爱》pv

荷兰虫真的太太太太可爱了!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好!就是可爱!❤😚😚

【TSN/EM】爱恋的花吐症 (上)(小甜饼)

# @横扫饥渴做回自己 点梗的花吐症
#隔了这么久写完一半,抱歉抱歉
#EM
#时间线控制,假设他们现在(2017年)在哈佛上学




清晨的哈佛是静谧而美好的,涌流着狂欢后糜烂无声的喧嚣和睡眠被知识所掠夺的硝烟。

Mark就是这样的清晨,在Dustin与Chris此起彼伏的鼾息声中缓缓抬起他本压在电脑桌上的卷毛脑袋,无精打采地揉了揉眼睛,下一秒视线又挪回了电脑屏上。

我真是个天才。
Mark不动声色地赞叹自己。

关于能够有效破解“永恒之蓝”病毒所导致的文件禁封的软件实验版1.0,一切已准备就绪,现在只需要找一台已经被彻底攻占的电脑来测试一下。
当然不会是Mark自己的电脑——他怎么会让自己的宝贝中上病毒呢。

Zuckerberg国王高亢地宣布自己的新大陆。

“Chris,也许你那些关于意大利时尚新潮流以及花花公子典藏版的电子杂志就要有救——”

喔。

瞧瞧是什么打断了国王大人的清晨扰言。

被吵醒的Dustin翻了个身,朦胧间念叨着感谢——不管是谁能让Mark此时闭嘴的都是他的大恩人。

“Dustin的大恩人”飘落在地板上,安静美好地无视了Mark瞪大的眼睛。

一片花瓣。
学术点讲是一片微蜷着的粉白渐变色的月季花瓣。

“What the he——”

嗷。

又一片,散发着阳光气息的像是小雏菊花瓣,只是被Mark眼疾手快地捏在了手里,一下就蔫了。
Mark很聪明地意识到他得立刻闭上嘴,因为那些在他喉间扰得他痒痒的东西马上就要奔涌而出。




Chris和Dustin醒来时,他们的房间已满是芬芳馥郁。
“Wow.”Dustin揉了揉眼,反复确认了床下成堆的性感杂志后才确信他们没有住错房间。

“一定是上帝知道了我小时候的花仙子梦。”
Dustin抿着嘴谜一般地微笑起来。

“上帝不会迟到十几年才给你送来礼物,醒醒Dustin,你有看到Mark吗?”
Chris踢了踢地上的花堆,好让他们有个落脚的地方。

“他肯定在电脑前边,他凌晨的时候还企图用噪音骚扰我!”
Dustin一个健步冲到电脑桌旁——也不知道他怎么能分辨出那是电脑桌的,总之那里已经被花海侵没了。

“我在——”呕。
Mark愤恨地从花堆里钻了出来。他站起来的时候身上的花瓣落了一地,不过卷毛上倒是还别着几片没掉下来。

“Mark,你看上去不太好。”Chris走过去扶住了Mark,他此时脸色苍白。

“你总不会是迷上插花艺术了吧?”Dustin大呼小叫起来,
“不,你这是狂轰乱炸的天女散花行为艺术!而你在一个人美完了之后只留给我们一个冲击波弹轰击过的兔子洞!”

“闭嘴——呕”
Mark想要Dustin闭嘴,然而事实上他不得不先闭起了嘴。

在室友二人惊诧的注视下,几片花瓣从Mark的嘴里被吐出来然后飘飘扬扬地落在了地板上,混入了已是厚厚一层的花瓣堆里。

“天哪Mark,”Dustin不禁捧着脸,“我不能相信这世上居然还有你这么不修边幅的花仙子。”

“Dustin,这世上根本就没有花仙子。”Chris叹了口气。

Dustin又仔仔细细打量了Mark一遍,直到Mark朝他露出那种青面獠牙般的冷笑,他才悻悻地收回了视线。

“Mark,你得告诉我们这是怎么回事,”
Chris轻拍着Mark的肩膀帮他顺气,
“看上去你现在开口的代价就是一地的花瓣,这总不会是你之前吃进去的。”

“Mark先生的食谱只有红牛和Twinkie,整个Kirkland都必须知道。”Dustin吐了吐舌头。

会吐花的小卷毛无力地耸了耸肩,转身在他的电脑上新建一个文档,打开来以火箭般上升的手速噼里啪啦开始打字。

“I DONT KNOW!HOLY SHIT HOW CAN I KNOW??? IT SEEMS LIKE A EMERGENCY!GOD FUCK ME——”

打完后Mark的手指抖了抖,沉默了几秒后在另两人无声地瞥视中沉静地按着退格删掉了'fuck me'。

站在一旁的Dustin吁了口气,回房拿出了自己的笔电。
Dustin摆了摆手,“但愿维基百科能给我们答案。”

尽管这话听上去就像一个萨满巫师在祭祀祈祷前口中的愚蠢念词,Mark和Chris还是对Dustin投以了热切的目光。

“啊,Mark,你现在的情况很像一种,嗯,叫花吐症的病,哇哦——”Dustin腾出一只手惊讶地捂住了嘴,
“这算是一种相思病了,心中藏掖着深切爱意的人会不停吐出花瓣,除非他或她得到挚爱的一个吻,否则几天内将会……”

Dustin为难地看向Mark,“嗯,就是,去见上帝。”

Mark眨了眨眼睛,没有理会一旁Chris和Dustin对于维基百科可靠程度的争执,而是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紧接着,在两个室友惊恐的注视下和Chris喊出那声“该不会——”前,Mark Zuckerberg勇敢地举起了他的小笔电,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速狠狠地朝着电子屏亲了上去,动作之猛丝毫没有顾及到他的笔电是否会沾上口水。

“呕”——看来Mark先生第一次找出心中挚爱的实验失败了,他对自己笔电的热爱之情没能帮他治愈花吐症。

“Mark!”Dustin咆哮起来,是的,他必须咆哮了,本来Mark在他眼里还是个正常人,尽管他偶尔表现出惊人的为人处事态度和对编程的掌控能力。

只是看看现在。

“我以为在我说'挚爱'这个词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会明白那是指人类!”
Dustin恨不得敲开Mark的脑袋看看里面的构造,说不定他是人造智能人呢,不然怎么对电子产品都产生爱情的念头。

“冷静点Dustin,Mark没有恢复,这好歹表明了他没有爱上自己的电脑,他还是很接近人类的。”
Chris一把搂住大吼大叫着的Dustin的肩膀,无奈又好笑地安抚着他。

Mark耸了耸肩。显然他也知道那不靠谱,刚刚的“惊世之吻”算是一个恶劣的小玩笑,他白了一眼惊魂未定的Dustin,转过头面无表情地盯着桌上的红牛罐。

“别,Mark,”Chris抢先一步抢走了红牛,“这不好笑,我们必须认真地看待这个问题,毕竟正常人是不会从口中吐出这么多新鲜的花瓣的。”

“没错,你这混蛋傻逼程序员,”Dustin叉着腰对Mark怒目而视,把他逼坐回电脑椅上,自己和并排Chris坐在床边。

这情形看上去就像古板的父母严刑拷问着掀了隔壁小姑娘裙子的淘气男孩。
Mark在心里吐槽,可惜他不能开口说出来。

“现在,你给我好好想清楚,这事关你的生命安全,”'老妈Dustin'深吸了一口气,

“你到底深爱着谁?Mark,你懂我的意思,别想着打岔逃避过去。”

Mark低着头,眼神飘忽,最后视线落在房门口的鞋柜上,他轻咬了咬下唇,无意间张口又吐出了两片花瓣。

“Mark,”Chris了然地挑挑眉,“你又熬夜到凌晨,对吧?为了想办法破解那个该死的勒索病毒,”
“也为了帮我们可怜的Eduardo先生解开他被封锁的期末论文。”

“Mark,最顶级的专家都说了,这几乎没法破解,顶尖的计算机都要运算十年,”
“Wardo只是随口说了一句,你就忙了好几天,我想我能知道这是为什么吧?”

Mark抿住嘴唇,身体微微颤抖着。
在感觉到耳后根的灼热后,他长吁了口气伴着几片飘落的花瓣。

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该死的,Mark当然喜欢Eduardo,他可不会让他不喜欢的人和他形影不离。只是在“朋友”的关系上,他害怕跨越雷池会招致打击。

于是他约束着自己,甚至自欺欺人,刻意不去关注这份爱恋。
没想到它的根已扎深,长出来连Mark自己都不敢想象的繁茂枝叶。

不管怎么说,他相信了维基百科,他相信了花吐症,他相信了暗恋会死人这件事,他相信了他不是那种会为了普通朋友一句话而彻夜不眠的人。

好吧,Mark想好了,他必须鼓足勇气,表面上他用“为了治愈这难缠的绝症”为理由,实际上他已经暗下决心。

向Eduardo开口告白现在是一件难事,他得想想办法让对方明白他的心意。



——————————————————
太久没动笔,文风崩溃
希望不要嫌弃2333
想了想下半篇不知道写啥了
要不要开车凑字数?

热度高评论少是很常有的事啊,我的文热度上百的如果不是我自己在底下很热情地和人交流的话评论也很少,有什么问题吗?
EM确实人少不如ME,但也不是冷到连个一两百热度都不配有的。一般来讲普通的文和普通的图来比,文的热度会高一点,但是好的文就不如好的图热度高了,太太画功真的好,喜欢的人多再正常不过。
我相信大部分妹子都是希望EM和ME相亲相爱,至少是和和气气的。请不要拿cp圈说事。
真心疼,这样挑拨离间,内心该有多空虚寂寞啊。

要卷的亲亲:

这人怎么回事?引战是吗?

我告诉你,刚刚我去自己主博转了一圈,三百多热度的文评论就是6条,怎么你是不是还要撕撕别的热圈?看em圈人少好欺负是吧

再说说XX摄影的事,请问用前一个太太的热度的截图来带后一个太太的节奏是怎么个意思?哦子矜太太200多热度3条评论就是有问题;人家评论少热度高就一定是买的...你怎么不看看图的质量怎么样?自己没有评判能力吗?

不放截图是因为我就只针对你,还有你的亲友。别给这个圈子惹事了。用一些莫名其妙的点攻击整个圈子觉得自己很能是吧,见识短浅就呆在自己贫瘠的土地上啊,别出来看世界了。我真怕世界这么大吓坏您老人家

最后,评论区这位放大话的。

上升cp您就是zz。懂了吗?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只针对这几个人不针对任何圈子或者cp!只针对这几个人不针对任何圈子或者cp!只针对这几个人不针对任何圈子或者cp!也请大家理智看待,不要上升,me跟em都有很多可爱的姑娘。】

大半个月前的点梗现在才动了一点笔……不行我要发这条用来警示我自己,下周必须写完一篇!不然我愧对卷西愧对马总愧对就你扣
你们鞭笞我吧(bushi)

118粉点梗

占TAG致歉。
没什么就是喜欢118这个数字。
之前百粉的时候没开点梗,现在补一下。
过两天忙完了从评论里挑有灵感的写。
谢谢你们能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你们。

梗!梗!想要看一眼就能才思泉涌激动地抖着手狂飙手速啪啪啪码文的梗

CP:
ME/EM均可
Daniel x Mark
Lex x Mark
Andrew x Jesse (jewnicornRPS)
盾铁
虫铁

仔细想来马总确实是我见过最苦逼的攻。
被骂渣就算了,自己辛辛苦苦谈的对象,老被其他三个兄弟共享,动不动就是一个绿帽子,还不能叫冤。
心疼。

【Tony中心/微盾铁】在他的碑前

#Tony死亡预警
#不是特别虐
#基本全员友情向
#带一点盾铁
#英雄的悼词



1.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这个墓碑看上去真是太Tony了。”Clint抱着臂上下打量着眼前这块高大而泛着冷光的金属,在通过队长的表情确认之后才吐出“墓碑”这个词。

“这是振金做的,T'Challa国王送给Tony的礼物。”Steve摸了摸自己的盾牌,那也是一个特别的礼物。

“那个黑豹特意送给他一块墓碑?这个礼物也太不友好了。”
Clint蹲了下来,眯着眼睛一点点读着墓碑上的墓志铭。

“本来是给Tony做新装备用的,但是既然他…不在了,这里也没有比他更会运用这些材料的人。”Clint没有抬眼看他,但是他能从Steve克制的语气中听出些什么。

“这样挺好的。自大高傲只有在铁罐身上才是褒义词。这墓碑这么坚固,我们得忍耐这个家伙至少五百年了,还好我可以接受。”

Clint把几朵刚刚绽放的白色雏菊摆在碑前的草坪上,其中一朵被风吹着滚远了一点。

“它们真不听话。”Clint站起身,重新戴上墨镜,在离开时拍了拍Steve的肩膀。



2.

“Steve.”Natasha穿着黑色的正装,也是她刚刚为Tony演说悼词时穿得那套。
“我一会儿就回去。”Steve握着盾牌定定地站在那。
“我不是来催你的。”Natasha把视线转向了这块高大漂亮的墓碑。
“没有人规定只有结了婚才能戴戒指对吧?我本来还在想一枚振金做的戒指能有多好看,那可比钻石还珍贵。”

她的手掌抚上银色的碑身,阳光落在了她的指缝间。

Natasha弯了弯唇角,俯身将一束玫瑰花放下。玫瑰是娇艳柔弱的,它们紧贴着Tony的墓碑,但刺始终朝向另一边。

“看看它们多美。我会和管理员说好,在花没有彻底枯萎之前绝不能拿走它。”美丽的女特工挺起身理了理裙摆,第一次用温柔的眼神尽量安慰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

“Tony做了那么多,他应该退休了。”

Steve微微点了点头。但是马上他想到了另外一层。

“如果有一天我可以退休了,我一定不能有这么张扬的墓碑。”
Natasha安静地走开了。



3.

“死者若是良善之辈,灵魂是可以上天堂的。”在这个充满肃穆气氛的地方,Thor已经尽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但听上去还是像打雷一样轰隆隆的。

“谢谢你,可是Tony不信这个。”Steve无奈地看了他一眼。但这一眼不足以让Thor停下。

“只要你信就可以。钢铁之人的固执吾是知道的。”

Thor把锤子放在了一边的草地上。
然后他伸出右手,放在自己左胸口处,朝着Tony的墓碑微微躬身。
这是阿斯加德人对亡故的战士最高的致礼。

如果Tony还活着,他一定会摆出一副嫌弃中带点骄傲的表情,然后一边告诉Thor自己不需要神界那一套,一边兴致勃勃地为此筹备一个派对。

Steve揉了下鼻子。
Thor带来了一束他闻着有些头晕的花,神域的品种,有点像剑兰。

“吾知道钢铁之人不会喜欢这种花,但这是吾能找到最好的了。”
“在阿斯加德,它代表战士的光辉永洒大地。”




4.

Bruce背过身去轻轻擦了擦眼角。
同时他不停地深呼吸,想使自己平静下来,因为强烈的悲伤同样有可能唤醒Hulk。

“Tony是个天才。”
他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时候他能想起的只有他们一起在实验室里工作的画面。

“很多时候,有他帮忙,我的大部分研究都进展飞快。”

Steve点了点头。眼神停滞在Bruce手里握着的蝴蝶兰上。

“而且Tony是第一个认可Hulk的人。他不认为我是个怪物,他甚至愿意和Hulk做朋友。”
Bruce握紧花茎的手有些颤抖,这让Steve又深深看了他一眼。

“Tony一直说我们是最棒的同事。”
“但实际上我没告诉过他,他可能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Bruce又揉了一下眼角。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望着Steve,对方朝他微微笑了笑。

Bruce离开时,Steve有想说出来。

Tony在所有人心中,都是最好的那个。





5.

“在送给我那套蜘蛛战衣之前,Mr.Stark和我谈过。”
“他说做超级英雄远比想象中的艰辛,而且危险。”
“有些时候,荣誉甚至是苦涩的。”
“我的家人朋友会因为我树了敌而沦为牺牲品。”
“我所帮助的人并不都能看见我的奉献。”
“超级英雄带来光明,而却总是活在黑暗之中。”

Peter蹲在Tony的碑前喃喃自语。
他闻到幽幽的花香,不仅是从他手里这束郁金香散发出来的,还有青草的气味和碑前许多其他人送的花带来的芬芳。

“你都明白这些,可你依然没有退缩。”Steve站在他身边,他看见年轻的男孩面容稚嫩,但眼神无比坚定。

“没有人会退缩的,Cap,Mr.Stark告诉了我这个世界是什么样。”
“他也告诉了我要坚信自己能为改变这个世界做些什么。”
男孩放下了手中的花后,起身定定地注视着Steve的眼睛。

“Tony还说过许多许多,你不知道的话。”
“他说超级英雄或许守护人民,但同样人们也因为超级英雄的存在而备受威胁。”
“有一天我们会需要被裁决,那天他会做第一个被审判的人。”

“他还说过许多许多,Cap,等你回来了,我们可以谈谈这些。”
Peter戴上了面罩。他今天是以蜘蛛侠的身份来参加葬礼,在他红蓝色的制服外他穿了一套略有些宽大的西装。

Peter把西装脱下塞回了背包里。
Steve看着少年的背影消失在墓园的转角处。





6.

墓园的格局很气派。
只是照Steve的眼光来看有些过于空旷了。

他不禁揣测,也许Tony的内心也是这样,看上去被各种声色所填满,实际上寥落空寂。

从葬礼结束到现在,他在安静的伫立中守望了五个多小时。

Tony的墓志铭他看了很久很久,每一遍他都在试图理解他。

Tony为自己写的墓志铭,乍一看就像那些喜欢泛泛而谈的哲学家或是政治家的演说辞。
Steve只体会到了最后一句。

“不为了成为英雄而成为英雄。”

Steve扬起了嘴角。
他眼里所看到的Tony,一直在做他自己。
从他的死亡里,Steve感受到的远不止是一位超级英雄的逝去。

在意识到是时候离开后,他拾起盾牌往墓园的门口走去。
在踏出的一刹那,他克制住了回头再看一眼的欲望。
他要担负起更大的责任,而没有责任可以活在眷恋的襁褓里。

像曾失去过同伴一样,他们完成了钢铁侠的葬礼。
从此以后那座墓碑屹立着,但少有人再来看它。
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在向未来前行。